欢迎访问山东理工大学创新创业学院

舒义:身家过亿的新一代互联网领袖
发布日期:2015-11-22 作者:来源:创新创业学院 访问量:1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他身家过亿,公司年收入3亿元人民币,目前公司估值1亿美元,现在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,计划引入3000万美元,去年IDG投资1000万美元……

  这一连串数字的创造者是舒义,力美广告创办者,力美是一家从事移动互联网广告业务的企业。2011年5月,《财富》杂志评选出“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”,26岁的舒义是最年轻的。

  这个大男孩说话像风车,习惯穿运动衣球鞋。传统工业时代要奋斗一辈子才能达到的数字,他只用了3年,这就是雷军一直向往的“在台风口放风筝”吧!

  火箭速度

  “我在成都认识一个做传统媒体的老板,他做一本类似《精品购物指南》的杂志,现在一年的广告收入也就三千多万,他花了10年时间。最近找了几个房地产老板给他投资,公司估值5000万人民币。我上次回去跟他聊,我们现在估值1亿美元,就是六七亿人民币,他说我靠,你们这个行业简直就是火箭啊。”

  “传统媒体死活想不通,凭什么去年你才三四十个人,年收入就1亿人民币,今年3亿,明年估计就6亿了?凭什么你就可以融两三千万美元?”舒义的话相当自信,也很刺激。

  在中国的广告市场,电视广告一年是3000亿元,报纸广告一年400亿元,杂志市场约两百亿。数字媒体的广告分两个市场,一个是起始于2000年的PC电脑市场,现在大概一年是400亿人民币的规模,这个市场已经发展了10年的时间,最大的公司有好耶、华扬联众等等,都是10年前创业的公司。

  舒义说:“2009年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,手机可以上网,随后Pad出现,移动终端快速发展,未来人们都会慢慢变成用手机和Pad上网。我们2009年以后专注于这个行业,是这个行业的领头公司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专门分手机广告呢?现在很多人,比如我,只在办公室用电脑,出门、出差就带两个东西,iPhone手机和iPad。手机和Pad未来将成为人们生活、娱乐最主要的介质。媒体的价值就是有多少人去看,那手机和Pad就有媒体的价值了。”

  对于这个新兴市场,他的判断是:“这个市场现在还比较小,整个国内的广告市场大概是5000亿人民币,现在手机和Pad广告市场去年也就四五个亿,今年大概10个亿左右规模,每年翻番。力美广告去年收入1亿人民币,今年收入将达到3亿,占了接近30%的份额。明年我们基本上就可以赚6亿。”

  去年舒义去参加一个会议,碰到IDG的人,“人家觉得,嘿,二十几岁自己创业还能赚个几千万,这小伙子还行。后来知道我是干嘛的,IDG的人就约我见面。我就说我是做移动互联网广告的,然后讲了一下以前的几次创业经历。他说现在移动网络这块我们想找一家公司来投资,要不我们给你投资。”去年5月IDG正式给力美投资1000万美元。

  “中国未来6000亿的广告市场,大部分会转向手机、Pad、和联网的电视,这个领域前十名的公司一年做几十个亿的规模是完全可能的。毕竟市场那么大,而这个行业一定会起来几家不错的公司,我们或许是其中之一,他投了我,他觉得是对的,传统老板想不通这个问题,凭什么人家投几千万人民币只占你20%的股份?”

  雷军很长时间也想不通。1992年雷军加入金山软件,6年之后担任总经理,领一时之风骚。2007年10月16日,金山在香港联交所挂牌,公司市值区区6。261亿港币。还不及今天VC们对力美的估值。

  2007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市值15亿美元,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市值39。58亿美元,金山连一些游戏公司也比不上。巨大的失落促使雷军反思,后来他对每一个采访他的记者讲:“金山就像在盐碱地里种草,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?站在台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。”

  比起雷军的痛苦,27岁的舒义轻轻巧巧地说:“人与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,很多时候我们高估了别人的能力,有时候我们低估了自己。”

  坐的是公交车,但拳头握得很紧

  舒义是四川都江堰人,父亲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都江堰首富级人物,做钢材生意,后来渐渐败落。“我父亲原来有二十多个干儿子,后来越来越少,最后一个都看不到了。”父母离婚后,舒义跟了母亲。10岁时,母亲改嫁给一个小学老师,一个月工资1200元。

  19岁的舒义考上四川师范学院,学费4000块钱,2000块钱是姐姐出的,2000块钱是继父出的,妈妈负责给他生活费。

  生活艰难,必须要赚钱养活自己。舒义摆地摊卖盗版英语字典,一本字典进价30块钱,卖75块,他找一个女生帮他卖,她提15块舒义挣30块。先在川师卖,后来舒义觉得这是一个发财路,就做代理,在四川音乐学院、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等学校到处销售,靠这个赚了3万。

  “那个时候3万多对我什么概念啊,学费4000块钱我都交不起。卖完字典后我还想卖点其他的,就倒卖MP3,后来帮别人配电脑,配一台电脑200块钱,这就开始研究电脑。我是农村小孩,上大学之后,2003年才开始接触电脑。”

  有了电脑之后舒义迷上了互联网,目的是学英语。他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个叫Edwyn的美国人,到中国创业。舒义看了Edwyn的博客之后就给他写邮件,说自己想做互联网,能不能跟他试一下。“现在也有很多学生经常发信给我,我都会回。”Edwyn说行啊,两个人就在成都一个地方见了面,舒义正式进入互联网行业。

  舒义先做了“四川大学生网”,帮大学生找兼职的工作信息,找朋友、社交等等。网站发行会员卡,一张卡卖20块钱。学生可以凭卡去联系网站发布的各种招聘工作、考试信息等等。

  舒义把卡发给代理商,一张16块钱。“做得还可以哦,一年小打小闹,还有好几万的收入呢。”

  随后舒义的创业经历走了麦城。2004年风行“博客”。舒义做了“blogku”的博客网站,他是国内最早做博客的创业者,一同创业的是电子科技大学的几个学生和舒义的几个同学。他们几个人凑钱,舒义出了5万。一个同伴后来回老家当村支书去了,梦想做中国新一代的华西村。

  当时舒义超级兴奋:“每天虽然坐的是公交车,但拳头都握得很紧,觉得我们是新一代的互联网领袖。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我现在也是,打鸡血打好多年了。”

  他现在说:“这怎么能盈利呢?我现在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会去做那个东西。”

  到2006年舒义已欠下两万块钱,“8个成员,全部发不出工资,写欠条”,舒义硬着头皮四处去借钱,找人投资。他见了一百多个各种各样的人,“火锅店老板娘压根不上网,怎么会投资呢?”回想过去,舒义只觉得好笑。

  有一次,一名40岁的“海归”吐着烟圈,满脸不屑地说:“我凭什么借钱给你?你进过几次五星级酒店?”舒义站起来,答道:“谢谢教导。我现在没你成功、没你有钱,但你20岁时绝对没我成功,我40岁时绝对比你成功!”说完掉头离去。

  不过这次经历让舒义收获了大学毕业证。他本来已经长期不上课了,大二时学校让他退学,因为做blogku,2006年《成都商报》采访他,被学校领导看到了,领导觉得还不错,就说要不这样,你去把补考考完了,我们回头给你发证。

  2006年底舒义兜里只剩下7块钱,负债2万。他去给星美院线打工,但没多久觉得还是想创业。这时候他变得比较务实了。做媒体比较难,还是踏踏实实做互联网广告代理吧,“生不了孩子我当保姆。”这就是老的力美广告公司。舒义先代理成都的吃喝玩乐网,一年赚了几万块钱。

  机会很快来了。腾讯要在成都开办地方网站大成网,找广告代理人。“我算是行业的小精英了。就是现在美国的VC投钱给我们,也还不是非常懂。你在这个行业里面先走一步,你就成了。”他和腾讯签订了一百多万的任务,最后卖了一千多万,他赚了500万,收获了第一桶金。

  “赚了500万以后都没有什么感觉了,一个数字而已。”舒义把钱存在公司账上。他一直想买一个数码相机、一台笔记本电脑、一个iPod。“这是我多年的梦想,有一天我取了1万块钱,把它们都买了。1万块钱就可以满足我这么多的想法,我就想我这有500万,500倍啊。”

  接下来,舒义代理了腾讯在武汉、重庆等地方网站的广告,赚了两千多万。“我有点膨胀,买车买房,最开始买了一个CRV,开得不过瘾又买了牧马人,后来又买了一个房,花了一百多万,我妈妈都不信,二十四五岁的人可以有几千万身家。”

  舒义此前没出过差,2008年底第一次去武汉,飞机去,火车回来。他还赶上过大洪水,在火车上待了两天,其中一整天火车都没动,“很惨,就为了省1000块钱,回来机票要一千多。我和同事一算,坐火车才四百多,两个人能省1200。虽然那时候账上有个几百万,但我们觉得1000块钱也是很重要的,于是就省了。”

  他说:“我现在也很节约,不乱花钱。到北京后,最大的开支就是买了个宝马,我都没怎么开,大多数是业务员在开。我也跟富二代在一起待过,感觉融不进去。”

  舒义有过短期迷茫,觉得做不大,只能当一个土老板,不能成就什么太大的事业。“那时候我就想,这样就完了,在成都当个土老板,有车有房。”于是2008年他开始全国旅行,2009年全球旅行。

  25岁时,舒义到处去参加各种会议,和各种业内人士聊天,学新东西,吸收新信息。2009年媒体开始聚焦安卓手机,还有iPhone手机。舒义开始关注这个市场,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摩根斯坦利的一份关于知识革命周期的报道。报告认为1990年到2000年是个人电脑时代,2000年到2010年是互联网时代,2010年到2020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。

  当年底,舒义决定到北京去创业。过完2010年的正月十五,几个人从成都开了两天车,到了北京。

  他总结自己之前的经历:“我挺有商业天分的,商业敏感力很强。”

  你不觉得传统媒体在互联网上被贱卖了吗?

  之前舒义代理互联网广告,现在变成了代理移动互联网。他说:“其实就买媒体、卖媒体,就这么简单。你们没有发现你们的内容在互联网上被贱卖了吗?新浪一年30亿的广告,给媒体多少钱?你们分不到钱的,Pad上也是,从产出价值来看,传统媒体是给新媒体打工。什么时侯内容价值最大呢,就是产品竞争激烈以后,拼产品质量。现在产品奇缺,渠道最重要。”

  《金融时报》在线阅读做9年才发展了100万用户,但iPad只花了几个月就获取了100万的用户,而且95%是新用户。“我昨天就在下《纽约客》,很多杂志我都很难去买的,在Ipad上直接就获取了。”

  目前国内杂志的销售很难覆盖到三四线城市,iPad客户端则可以轻松覆盖。iPad广告可以做到非常精准。广告公司可以采集读者在软件上的行为,可以获取读者大概的信息,然后根据性别、年龄、喜好、位置、收入给读者投放更精准的广告。通过给媒体嵌入代码,广告主可以控制展示什么广告、展示时间和情况,按点击收费。

  舒义说:“比如汽车广告,你点开,会跑出来一个汽车,你可以用手来操纵它,可以打开车门,还可以重力感应等等。”

  对于传统媒体,舒义认为,移动终端上的客户端可以带来增量订户和增量广告。“你们的广告,通过杂志卖一次,通过互联网再卖一次。”

“以前目标比较小,就是赚点钱,IDG进来之后告诉我,你将来是可以上市的。现在我的目标是未来10年成为中国新一代的媒体广告集团,这是未来10年我们的奋斗目标。移动互联网广告行业现在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,不是很成熟。或许我们明年坐在一起聊天,那个真的……你想象不了的快,而且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”舒义自信满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