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山东理工大学创新创业学院

马云经典演讲稿
发布日期:2018-06-29 作者: 来源:百度文库 访问量:

介绍我的时候感觉我像个政府官员,其实我还是一个创业者。其实去年这个时候还有周其仁教授,很多的学者、专家、教授已经感觉到,只不过是我胆子比较大,把话说出来,而且说得难听一点。

我走了一大圈,分析一下我自己对于目前经济形势的看法,也许我自己的思考未必对,但我也不需要得到大家的认同,只是希望大家回去思考一些想法。我最近在全世界各地听了太多的灾难要来了,每个人都很沮丧和失望。我觉得在7、8月份可以称为是灾难和危机,今天已经是发生了质的变化,今天不能称为灾难,如果今天称为灾难那是灾难控制,你没有办法。而今天应该是重建体系,所以性质发生了剧烈的变化。

第二,如果你以前没有担心过,今天开始担心,我已经觉得太晚了。你已经担心了2、3个月,你就别担心了。我觉得今天应该是采取行动,思考我们该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。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思考,这个灾难2年以后会过去还是3年以后会回来。今天中午我在外面吃饭,餐厅的老板问我,你估计明年会回来吗?我说明年下半年就可以,他说明年下半年就可以?我说明年下半年你适应了。优秀的企业家必须学会比别人提前适应这个环境,这个灾难一定在2、3年打击每一个人,谁先适应谁就有机会。做企业至少是5年和10年的考虑,2、3年的灾难不算什么灾难,假如你没有思考过5年和10年,我觉得2、3年内的打击,那是没什么意义的。

另外一个,假如说我认为再有灾难的话,即将到来的灾难,是信心危机、信任危机。在旧的商业体系破坏,而新的商业体系没有建成之间的空隙之中,我相信很多的问题会爆发出来。在救难的过程中、救危机的过程中,所有的人会团结在一起,在明年、后年的发展过程中,各个政府和企业家会想各种的办法,但是矛盾又来了,问题又来了,所以做企业永远不要失去信心。

所有的人都说危机,但是我觉得是机会,危机危机是危险中的机会。我的感受从香港日本跑下来以后,我觉得第一,这次所谓的危机是人类社会进入商业社会全球化的阵痛,人类社会要进入商业社会走全球化,你必须面临这样的挑战。以前的全球化我认为是美国化,美国把自己的价值观、金融观,把自己的一切通过所有的手段传给了全世界,而由于信息时代,互联网让人们理解到,这样的价值观、这样的机制、这样的体系已经不能存在。

美国的经济学家说,美国的文化是不太好,我们太会消费,你们中国也要承担很大的责任,你们不会消费。我说你们太胡说八道,比如说世界生产了10瓶酒,你们喝掉了8瓶,你自己喝醉了,把别人的也喝掉了,你会说是因为别人不会喝酒所以你醉了。或者说因为你会喝酒,所以你醉了。如果说这个用钱来解决,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办法,这是全球化的阵痛,而且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阵痛。第三个,我认为这是原来劳动密集型向知识经济过渡的机会。假如没有这样

的向知识经济转型,就没有我马云站在这里。我相信未来,由于知识经济过渡的机会,会有更多的企业家站在这里跟大家沟通。

还有,人类的商业文明不会停止,10年以后会有更多的富翁和更多的成功企业,还会站在这里跟大家沟通。

昨天的已经过去,我们今天很多在悲哀的人,事实上我觉得悲哀的都是既得利益者,假如没有这场变革,怎么会有中小企业,假如没有变革,我们这些所有垄断的企业,怎么有利益在?所以说不破不立。

我听过很多的银行讲,我们给中小型企业贷款,我听了5年了,但是有多少的银行真正脚踏实地的在做呢?很少。如果银行不改变,我们改变银行,我坚信一点,3年以后今天的谈论中小企业的贷款银行,像马行长讲的,3年以后,这个国家、这个世界将会有更加完善的贷

款体系给中小企业。以前只能听“今后可能会变成现实”,我相信这个建设的机制会更加好。假如你认为这是一个灾难,灾难已经来临,假如你认为是一个机遇,那么机遇即将成型。去年我跟大家讲,灾难可能会来,现在我告诉大家,机会的形成已经开始,大家开始进行准备吧,我们让经济学家去分析,为什么、还有多久,我们毕竟不是预测家。因为我坚信,在顺境的时代会诞生伟大的企业,但是顺境的时代也有垃圾企业。在逆势的时代也有伟大的企业,而且像日本的索尼公司就是在非常低迷的时期诞生了伟大的企业,所以对于企业家来讲,我们今天在这里呼吁的是企业家的精神。这个世界缺失的不是钱,商业社会缺失的是企业家的精神、企业家的梦想、企业家的价值观,是价值观的缺失,是梦想的缺失。为什么我们去年判断,我并不是从经济数据上判断经济出问题,我前几年听到最多在台上讲的人都是银行家,都是讲PE、IPO,都是讲市盈率多少倍,所有人不讲为客户创造价值,为社会创造价值,很少人讲理想、梦想、关心自己的员工,这个灾难一定到来。

所以,今天我们不能等待政府,不能等待政治家。今天在呼唤政治家的时候,我希望我们能呼唤企业家的梦想、理想、价值观。呼唤起企业家的精神,共同参与应对人类最大的灾难。我自己的,假如2002年我没有和阿里巴巴公司一起度过那次的互联网泡沫的危机,那次我的口号是“成为最后一个倒下的人”。即使跪着,我也得最后倒下。而且,我那时候坚信一点,我困难有人比我更困难,我难过对手比我更难过,谁能熬得住谁就赢。放弃是最大的失败,假如你关掉你的工厂,关掉你的企业,你永远没有再回来的机会。

我觉得该做什么,该保留现金的保留现金,该关掉一些部门的关掉一些部门,该合并的合并,该做的做,但是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信心,永远不要放弃当第一的梦想,这是我自己的想法。我看到去年最大的灾难开始的时候,我们大部分的企业家的朋友,他们都说我去年挣了多少钱,但是告诉我挣来的钱都是股市上挣来的钱的时候,我觉得灾难也会来,今天不来明天也来。2002年我有机会接受这样的挑战。过了2002年,我跟自己讲,我的一辈子的商业生活中,将经历这样无

数的灾难,我想看的是,我一辈子可以经历多少的灾难。这是人类100年才一遇的这样的一次金融风暴,如果这样的金融风暴你度过了,你年老离开的时候,你可以告诉别人,我当年经历过这样的灾难,我爷爷没有经历过,我爸也没有这个资格,我有了。

所以,我觉得我们应该感到荣幸、骄傲,因为我们还年轻。我跟我的同事讲,我今年40多岁,他们20多岁,在他们20多岁的时候我们经历了这次灾难,而这次灾难给了我们无数的机会。我相信优秀的企业在顺境中可以发展,但是在逆境中还可以照样发展是最好的。

所以,我坚信一点,10年以后社会将进入新的时代,商业社会将进入新的商业文明的阶段,我们将更加统一、更加和谐、更加开明、更加开放,市场将会更加繁荣。所有人做10年以后的梦想,做3年以后的规划。所以,我自己在公司里面已经做了规划。

人类步入了21世纪,21世纪的第一步的阵痛告诉我们,只有更加开放、具有眼光,才能走得久。所有的企业只要你想活,你一定能活下去,连“朱坚强”都能活,你为什么不可以?谢谢大家!